Greg Kurstin
細說心裡的《Hello》

「我一直以為自己勢如破竹,但事實卻沒有想像般順利。直到 Greg Kurstin 來了倫敦,我們寫了《Water Under the Bridge》和《Hello》這兩首歌。」

Adele

Adele 於 2011 年推出的專輯《21》取得空前成功,讓大批的新樂迷都非常期待她的下一張專輯。其實,Adele 也同樣在期待。「當我開始寫歌時,我發現自己沒有題材可寫。沒有靈感,也沒有和弦可以觸動我心。」她說:「而這就是問題所在,如果我對一首歌沒有感情,我是不會唱的。」

Adele 與監製 Ryan Tedder 寫了一首好歌後,再次有停滯不前的感覺。她因此聯絡了 Greg Kurstin 及其他頂尖的監製,包括 Paul Epworth、Max Martin 和 Danger Mouse。「我一直以為自己勢如破竹,但事實卻沒有想像般順利。」她表示:「直到 Greg Kurstin 來了倫敦,我們寫了《Water Under the Bridge》和《Hello》這兩首歌。」

Adele 的創新合作非常成功,而歌曲作品亦滿足了樂迷的期望。由於外界一致好評,令主打單曲《Hello》和全新專輯《25》成功打破所有主要的音樂銷售紀錄。

對所有熟悉 Kurstin 往績的人來說,他這次出手能為 Adele 再次締造空前佳績,一點也不意外。Kurstin 曾獲多項格林美獎提名,在行內被稱為「音樂人的伯樂」,一手發掘出 Sia、Beck、Katy Perry、Foster the People 和許多其他表演者的最優秀一面,全因他在製作過程中發揮獨特的專長。他不但是世界一流的樂器演奏家,更加對音樂和歌曲結構有深厚認識,而且擁有利用 Logic Pro X 高效地進行作曲和製作音樂的本領。

相片來源:Alasdair McLellan

概況一覽

Greg Kurstin 曾獲多次格林美獎項提名,是業內其中一位最受追捧的音樂監製。除了在《25》中與 Adele 合作外,Kurstin 更有份參與彈奏、創作及製作多位歌手的專輯歌曲,包括 Kelly Clarkson 的《Stronger》、Lana Del Rey 的《Ultraviolence》、The Shins 的《Port of Morrow》、Tegan and Sara 的《Heartthrob》、Ellie Goulding 的《Halcyon Days, Delirium》、Santigold 的《Master of My Make-Believe》,以及 Pink 的《The Truth About Love》。

與 Adele 共譜樂章

Kurstin 在數個月內,曾三度於倫敦的錄音室內與 Adele 整個星期埋首作曲。第一個星期,他們寫了《Water Under the Bridge》和絕大部分的《Hello》。而《A Million Years Ago》是在稍後時間見面時寫的,亦是其中一首最後才加入專輯的歌曲。

在錄音室裡,Kurstin 與 Adele 將一切保持簡單。「很多時都只是在房裡即興合奏,而我則負責彈奏鋼琴。」Kurstin 說:「我們只是隨意發掘一些靈感,以尋找合適的和弦及感覺。這是個比較老派的創作方式。」

而在錄製歌曲時,Kurstin 亦同樣採用了簡單的方法。他決定放棄使用大部分錄音室所用的製作器材,而僅僅利用由 MacBook Pro、Apogee Quartet 和 Logic Pro X 組成的流動錄音操控台。「我當然喜歡使用錄音室內的專業麥克風 preamp 和動態處理。但對於錄音和製作,我更喜歡使用自己的 Logic 流動操控台。」他表示:「我只想儘量避免潛在的技術問題,而我相信自己的流動裝備能夠做到這點。」

在倫敦,這個系統運行得順暢無瑕。當他們的歌曲靈感或旋律出現時,Adele 就會撰寫歌詞,而同時 Kurstin 就會利用 Logic Pro 錄下自己演奏的鋼琴、結他、低音電結他及鼓聲,用以製作不同的音軌。「我工作一向都很有效率。」他說:「這正是我喜歡一個人彈奏所有樂器的原因之一,讓我可以一手包辦所有決定。我知道自己想要什麼聲音,就直接用結他和 keyboard 彈奏出來。在這個工作方式下,我通常可在一天內完成一首歌曲。」

當 Kurstin 需要用某種聲音效果而無法自行製作時,他便會在配備一系列精選懷舊風格 synth sample 和 keyboard 音效的 Logic Pro 計劃案中尋找。「我當時離開了自己的錄音室,利用我的 MacBook Pro 工作。」他說:「我利用租來的結他進行彈奏,但並沒有任何我最喜歡使用的踏板,所以我無法獲得想要的迷幻聲音效果。但我卻能夠從我的 plug-in、channel strip 和特效,找到我需要的一切。」

在《25》的錄音過程中,Adele 專心地撰寫歌詞。相片來源:Alasdair McLellan

《Hello》背後的故事

《Hello》的誕生,同樣是來自這個簡單的錄音方式;但締造出如此膾炙人口的歌曲,過程卻絕不簡單。「我真的沒有想過會寫出這首歌。」Kurstin 表示:「我當時仍然一片茫然,可能有點受時差影響。那時我在控制室內,在 MIDI 琴上試玩很多不同的靈感構思。然後我們移到錄音室的三角鋼琴前,我便開始彈奏和弦。」

和弦聽起來非常不錯,而 Kurstin 和 Adele 在那天已經能寫出歌曲的絕大部分,但他們還是無法把歌曲完成。「我們嘗試過不同的 chorus,但都不太滿意。」他說,「而我亦不知道我們能否創作出來,還以為這首歌最終要擱置在一旁。」

但在六個月後,Kurstin 應邀回來完成這首歌。他利用 Logic Pro X 樂器和 plug-in,讓低音電結他部分和鼓聲更豐富。更重要是,他按 Adele 的要求,將整首歌曲降低了半音。「我們真的嘗試了很多不同的構思。」他說:「而我們終於做到了。」

對 Kurstin 而言,這首歌好像未完成一樣,直到他們錄製了 Adele 所唱的 chorus 為止。「Adele 對著麥克風時,實在驚為天人。在我第一次聽她唱《Hello》時,我很感動。其後,每一次聽到她唱,那種感動依然不變。」

「Adele 對著麥克風時,實在驚為天人。」

Greg Kurstin

從數字看《25》

85 國家或地區中,《Hello》登上了 iTunes 單曲排行榜首位。
2,770 《Hello》MV 首日觀看次數
338 首星期專輯銷量

樂器就在他指尖上

Kurstin 在位於洛杉磯的錄音室裡與其他音樂人一起寫歌和錄音的方式,跟在倫敦時與 Adele 的合作非常相似。一開始,他便小心地為歌手或樂隊挑選一系列合適的音效和樂器。「在準備創作的過程中,我花了很多心思。」他說:「我每次都會建立一個 Logic Pro 計劃案樣板,並加入有助啟發靈感的音效,例如精選的柔和 synth 或一些特別的鼓聲。對於我來說,這比起準備音樂構思更為重要。」

Kurstin 在事業的初期,曾在錄音室經歷過無數焦慮的時刻,因此他建立了自己的一套樣板運用策略。「音樂人會常常問我有沒有很犀利的音效。」他說:「如果他們真的問起來,我不想從多年來製作過的上萬個 patch 中忙亂地尋找。我學到的,就是你一定要準備充足。有了 Logic Pro X,我寫歌需要用到的一切樂器,都盡在我的指尖上。」

錄音師 Alex Pasco 曾經多次與 Kurstin 合作錄製歌曲,往往能親身體會這樣做的成果。「在我曾經共事過的監製中,只有 Greg 會隨身準備如此豐富的樂器組合。當他的腦海中浮現一首歌曲時,便可隨手使用所需工具,演繹心中所想。」

捕捉每一下聲音

Kurstin 位於洛杉磯的錄音室,便是按照他的工作流程而度身訂造的。「我喜歡快速的工作節奏,因此錄音室內的一切都已經接好電源,準備就緒。」他說:「所有 keyboard 時刻都裝接妥當;鼓組接上了麥克風;而所有聲道都準備就緒。所以無論我彈奏什麼,都會即時出現在我 Mac Pro 內的 Logic Pro X,讓我可以即時演繹我的靈感。我不想為了這條結他線或那部麥克風前置擴大器而傷腦筋,只想把靈感記下來。」

寫歌的時候往往要用上不同的音效,它們來自錄音室內舉目皆是的一系列懷舊 analog synthesizer、電結他及木結他、鋼琴、數碼 keyboard 及敲擊樂器。多年來,Kurstin 利用 EXS24 sampler 建立了龐大的 sample 資料庫,以一眾 classic synth 為基礎,擴增成同樣數量驚人的數碼音效。「我幾乎為我所有的器材和樂器採集音效 sample。」他說。

Kurstin 喜愛的樂器
  • Keyboard 和 Synth
  • Moog Minimoog
  • Yamaha CS-80
  • Sequential Circuits Prophet 5
  • Korg Polysix
  • Chamberlin
  • Plug-in
  • Logic Pro X EXS24
  • Logic Pro X ES2
  • LennarDigital Sylenth1
  • reFX Nexus2
  • Arturia instrument

由玩音樂到監製音樂

Kurstin 認為他在監製上的成功,應歸功於自己的演奏能力。「當不認識我的人問及我的職業時,我會回答音樂人。因為作曲人或監製,都不一定等同音樂人。多年來我一直努力完善自己的彈奏技巧,因為這是我夢寐以求的事。」

他自小就開始彈奏,在 5 歲時就接觸鋼琴。他 11 歲時,亦開始拿起結他,人生首次加入樂隊。12 歲時,他與同學 Dweezil Zapp 合作寫歌,並發表第一首歌曲《Crunchy Water》,這是唱片 B-side 作品,另一面則是《My Mother Is a Space Cadet》。「那真是個瘋狂的經驗。」他說:「我們在 Frank Zappa 的錄音室錄音,這算是邁進了一大步。在那之後,我們回到車房繼續玩音樂。」

在車房裡的那些年及往後的日子,Kurstin 的事業發展和他的音樂品味密不可分,首先與 Talking Heads 與 Devo 合作,後來是 Clash 等的英國樂團。儘管他當時是樂手,但思考方式更像是位監製。「我在樂隊裡總是擔當那樣的角色。」他說:「假如我並不是與最優秀的成員一起玩 punk 樂隊,我會很有耐性。我會說:『喂喂,不如試試這樣。』然後向低音電結他手示範聲部,又或與結他手一起彈奏 keyboard,嘗試一些切分音效果。」

他對紐約爵士樂的著迷,讓他不斷深入探索,包括每天花十小時練習鋼琴,更師承 Charles Mingus 的鋼琴家 Jackie Bayard,在 New School 學習音樂。他感謝那些歲月的洗禮,助他培養出在任何時間都可即席創作的能力。

在回到自己的家鄉洛杉磯之後,Kurstin 為另類樂隊 Geggy Tah 寫歌和演奏,之後更為 Red Hot Chili Peppers 和 Beck 擔任伴奏。他渴望創作和錄製屬於自己的音樂,因此與歌手 Inara George 組成了「the bird and the bee」。因為一份出版合約,讓他有機會與 Lily Allen 合作,並取得空前的成功,奠定他作重量級創作監製的地位。

更加科技化

Kurstin 對監製的技術層面之所以如此適應,純粹是源於他對音樂的渴求。「我非常熱愛音樂和音樂工具,以及演奏樂器。」他表示,「實際上,我的內心是一個音樂人。而音樂,就是我在乎的一切。我只想將想法寫出來,然後將音頻訊號放到磁帶上。所以,起初我真的沒有特別留意關於科技的東西。」

在不同的樂隊追求不同的新聲音,讓 Kurstin 接觸到更多創作和錄製聲音的全新方式,包括初期摸索使用的各種 synthesizer、Casio SK-1 sampling keyboard,以至各式各樣的 MIDI 程式。直至一次錄音時段,一位音訊工程師向他展示 Logic Pro,他的創作過程從此改變。「學習怎樣使用 Logic 是一大突破。」他說:「那是我第一次感到如此獨立,再也不必仰賴其他人替我錄音。」

「有了 Logic Pro X,我寫歌需要用到的一切樂器,
都盡在我的指尖。」

Greg Kurstin

快步向前

雖然 Kurstin 工作速度快,但做要出那麼多的輝煌成績,他幾乎時時刻刻都在工作。「現在工作十分繁忙,那樣極好。」他說:「我覺得非常幸運,因為我曾經試過好幾年時間沒有什麼工作,所以現在很少會開口拒絕機會。」

最近獲 Kurstin 一口答應合作的,是曾經一同巡迴演出的歌手 Beck。「我們創作了《Dreams》這首歌曲。」Kurstin 說:「而我們亦會繼續創作和研究全新的題材。」

如今,Kurstin 已很難抽空與「the bird and the bee」一同演出。但最近,他們的專輯 《Recreational Love》 獲格林美獎提名「最佳非古典專輯策劃」,這讓他非常興奮。雖然 Kurstin 在寫歌和監製歌曲方面較為人熟悉,但他卻能利用 Logic Pro X 來包辦其中一張年度最佳音效專輯的所有混音。「我從未學過專輯策劃。」他說:「但當我進行錄音和混音時,會在音效方面花很多心機,因此對獲得認同感到興奮莫名。」

他現時的計劃,就是繼續發展本已發揮得不錯的東西。「我喜歡寫歌和監製歌曲。」他表示:「我將會與新晉歌手和現時一直合作的歌手,繼續做好這件事。我從未感到厭倦,甚至,我覺得還未足夠。而我仍然充滿靈感,所以我希望盡我所能,創作出最好的作品。」

更深入了解

Greg Kurstin 詳細解構為 Adele 製作歌曲的過程。

《Hello》「我利用了 SoundShifter 將鋼琴調低半音。我們以較高的音調寫歌,後來調整了音調,但我卻喜歡鋼琴的聲音,而且不想重新彈奏。我在 EXS24 為大鼓取樣,然後套用在 chorus,將低音部分增強了一倍。Valhalla 的 VintageVerb 配合了結他的單音使用。我使用 Logic AutoFilter 來過濾鼓聲。我用了 SPL Transient Designer 來縮短鼓聲,並加入起音。我還在 chorus 部分酌量加入來自 Sylenth1 的正弦波、類似管風琴的 pad,作為墊底音樂。」

《Water Under the Bridge》「我有一個 sampled-tom EXS 樂器,我把它調校成隨著鼓聲在第 16 個琶音重複。我使用 Vengeance VPS Multiband 時營造一點 side-chain 效果,從而在弱拍中突出重音。Chorus 的拍掌殘響是來自 Logic Pro 的結他 amp 殘響效果;而伴隨著琴聲的,還有一點 Logic Rhodes 的聲音,讓感覺更豐富。Adele 唱出了 verse 的大致旋律,是一種不斷重複的吟唱,最後我把它放到 chorus 部分。那些音符與 verse 很匹配,但不適合 chorus,所以我用了 Logic Pro Pitch Correction plug-in,將反應調校到 0.00 毫秒,並只選擇了 D# 調,讓所有音符都能夠契合 chorus 的根音。我還使用了 Effectrix 來加入少許刺耳和延遲的效果。Intro 部分的「oooh」是來自 Decapitator,製造一些 mid boost 和 saturation 的效果。我亦將 AutoFilter 用作 low-pass filter,以及使用了 VintageVerb。」

《A Million Years Ago》「這首歌曲沒有太多音軌,我用了 Logic Channel EQ 來調整 EQ,為結他帶來低頻效果。我在倫敦沒有低音大提琴可用,歌曲的結尾部分全靠 Trilian 幫了一把。」

  • 第三方硬件
  • Apogee Quartet
  • Apogee Symphony
  • Plug-in、樂器與特效
  • Logic Pro X
  • AutoFilter
  • Channel EQ
  • ES2 Synthesizer
  • EXS24 Sampler
  • EnVerb
  • Flanger
  • Guitar Amp Pro
  • Multipressor
  • Overdrive
  • Phaser
  • Pitch Correction
  • Sample Delay
  • Space Designer
  • Spreader
  • Stereo Delay
  • Tape Delay
  • Tremolo
  • Vocal Transformer
  • 第三方
  • Camel Audio CamelPhat
  • FabFilter plug-in
  • Lexicon reverb
  • Soundtoys Effect Rack
  • Spectrasonics Trilian
  • SPL Transient Designer
  • Sugar Bytes Effectrix
  • Valhalla VintageVerb
  • Vengeance VPS Multiband
  • Waves CLA-2a, CLA-3a, and CLA-76 compressor
  • Waves SoundShifter

Logic Pro X

於 Mac App Store 提供,只售 HK$1,588。按這裡即可下載及安裝。

Logic Pro X HK$1,5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