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安全的材料 我们怎样确保自己的产品,
无论对人还是地球,
都是安全的?

我们设立了
自己的环保测试实验室。

为了保护人类和地球,我们对设备中所使用的材料设立了严格的标准,通常远高于法律要求。我们还设立了 Environmental Testing Lab,让我们的化学专家和毒理学家在这里找出各种潜在的有害物质,而不是被动等待第三方为我们指出。我们在其中一道工序里,用到了和火星探测器分析土壤样本所用的同款激光仪器,以确保我们的产品不含铍。该实验室还使用诸如电感耦合等离子体质谱法、X 射线荧光光谱法,以及离子色谱法、液体色谱法或气相色谱法等工具。

我们的科研人员已经
分类并分析了 20,000 多个部件。

我们启动了 Full Material Disclosure 项目,来逐一鉴别我们在各个部件中使用的物质。我们已经从全部产品中包含的 40,000 个组件中,抽检了 20,000 多个单独组件,并在日复一日地获得更多部件的数据。我们采用了 18 种不同的标准,对组件中的各类化学物质进行评估。这有助于我们了解这些物质给人身健康和环境带来的影响。

为了确保 Apple Watch 是安全的,
我们自己制造了汗水。

我们仔细检测了产品中接触皮肤的各种材料。例如,很多人对镍过敏,而这种元素在不锈钢等多种合金中较为常见。因此,我们对 Apple Watch 进行了镍沥滤测试,测量镍能以多快的速度从金属部件转移到汗液中。我们甚至还制作了人造汗液,来开展此类测试。我们将不同的组件放入盛有人造汗液的罐子中,密切监测这些样本,确保镍等物质不会发生转移。

我们设置了高标准,
不仅为确保产品的安全,
也为确保产品制造者的安全。

我们努力保障供应链中工人的健康和安全。事实上,我们给供应商设定的标准远高于法律要求,例如我们的《受管制物质细则》(RSS) 清单,明确了在生产过程和产品中限制或禁止使用的有毒化学品。我们还主导了多次清查化学品采购的审核,并追踪列明整个供应链中使用的化学品。我们还从所有总装工厂移除了苯、正己烷、甲苯和氯代有机物等有毒害物质,同时继续与供应商合作,帮助他们更好地管理生产过程中所使用的化学品。我们的毒理学家会审阅我们 Environmental Testing Lab 的数据,对供应商所用物料的安全性进行严格的分析。

危险的有毒害物质,
以及我们的处理方式。

在识别出产品中的有毒害物质之后,我们就会减少或不再使用,又或开发出更安全的新材料来替代。通过这些努力,我们还会消除产品制造和循环利用过程中的有毒害物质,来保护我们的工人,并避免对土壤、空气和水造成污染。

所有新产品中已不再使用这种物质。铍通常存在于用来制作接头和弹簧的铜合金中。

2009 年起已不再使用。我们所有的显示屏均使用高能效且不含汞的 LED 和 OLED,来替代含汞的荧光灯。

2006 年起,我们在显示屏玻璃和焊料中停用铅。

2008 年起,我们的显示屏玻璃已不含这种物质。而传统的玻璃制造工艺会使用砷。

聚氯乙烯 (PVC) 和邻苯二甲酸盐

已被更安全的热塑性橡胶所取代*。市面上有很多电源线和耳机线还在使用这两种物质。

溴化阻燃剂 (BFR)

2008 年起,已清除出机身外壳、电路板和连接器等成千上万的部件。我们使用更安全的金属氢氧化物和磷化合物来替代它。

我们会竭尽所能,
但不会只是孤军奋战。

对于那些同样有决心消除有毒害物质的伙伴们,我们希望听听他们的见解和想法。因此,我们成立了自己的 Green Chemistry Advisory Board,这个委员会由全球顶尖的毒理学家、研究人员和学者组成。委员会帮助我们通过各种创新方式,以减少或消除供应链中的有毒害物质。我们也邀请了世界各地的专家,与 Apple 的领导层进行会晤。总之,我们致力于逐步消除各个阶段中的有毒害物质,并且在 Green America 的 Clean Electronics Production Network 倡议中,分享了我们的经验之谈。同时,我们还向此领域的顶尖非政府组织寻求先进的想法和见解,帮助我们让产品和工艺变得更加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