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 2019 年 4 月 22 日

保护红树林,守护世界的生命线

Apple、保护国际基金会与哥伦比亚社区合作伙伴携手,共同保护地球上的“捕碳能手”沿海红树林

哥伦比亚加勒比海岸上 Cispatá 海湾的红树林。
通过 Apple 的 2018 年地球日回馈计划,公司已与保护国际基金会 (Conservation International) 开展合作,致力于保护哥伦比亚加勒比海岸上 Cispatá 海湾的 27,000 英亩红树林。
红树林的根系部如同静脉。树木高耸挺拔,深深扎根于加勒比海沿岸哥伦比亚科尔多瓦省 Cispatá 海湾的海水中,向各个方向生长。一系列水渠形成了贯通 Sinú River 的干线,为每天在这片红树林工作的渔夫和伐木工提供了出入单行道。
“为了保持水流畅通,我们目前有很多人正在从事开辟水渠的工作。”科尔多瓦省圣贝尔纳多德尔比恩托 (San Bernardo del Viento) 的首家红树林协会 Asoamanglebal 会长 Luis Roberto Canchila Avila 表示,“由于正值夏季,部分区域的水流出现异常情况,导致鱼类缺氧死亡。”我们需要维持微妙的平衡:河水过多或海水过少都可能导致红树林被毁。
红树林的根系。
数个世纪以来,这些海岸生态系统水位线下面的土壤和沉积物不断地吸收并储存碳。每英亩红树林储存的碳比普通的陆地森林最多高 10 倍。
红树林历来都是哥伦比亚沿海地区居民的生命线。它们保护当地居民免受风暴潮的侵袭,并为他们的家族提供食物和木材。这片红树林也是整个世界的生命线,数个世纪以来不断地吸收空气中的碳,并将其深深地储存在水下土壤中。最新研究显示,每英亩红树林的储碳量最高可以达到陆地森林的 10 倍。
然而,非法耕种、捕鱼与伐木以及气候变化所带来的破坏都在威胁着红树林的存续。“红树林中有很多从事非法作业的团体。”Canchila Avila 表示,“他们不了解或不关心可持续发展的举措。”保护国际基金会表示,在遭遇砍伐或摧毁时,红树林和其他海岸生态系统会将已储存数个世纪之久的碳排放到空气中,继而形成温室气体。保护国际基金会估算,遭遇砍伐的海岸生态系统每年排放的二氧化碳重量可以达到 10 亿公吨1,相当于整个 2017 年全美轿车、公交车、飞机和轮船的总排放量。
哥伦比亚科尔多瓦的 Cispatá 海洋保护区红树林地图。
哥伦比亚科尔多瓦的 Cispatá 海洋保护区包含 27,000 英亩的红树林,这片红树林分成若干个部分,指示工人们可以在何时使用某个特定区域。
Cispatá 海湾的当地渔民在出入红树林的水渠中行驶。
Cispatá 海湾的当地渔民在出入红树林的水渠中行驶,拖运当天捕获的鱼类。该地区常见的鱼类有啮鱼、锯盖鱼、银鲈和西鲱。
在潮湿、晴朗的四月清晨,Cispatá 海湾风平浪静,当地渔民可以将手工编织的渔网撒在齐腰深的海水中。保护国际基金会和 Invemar 研究所正在这里收集红树林土壤样本,用于分析水下沉积物中储存的碳 (即“蓝碳”)。包括 Omacha 基金会在内的这三家机构正在与当地的政府环境局 (CVS) 以及当地社区携手合作,设计用于推动该地区红树林保护与修复的碳融资模型。
针对 Apple 的 2018 年地球日回馈计划,Apple 已与保护国际基金会开展合作,共同保护并修复位于 Cispatá 海湾的 27,000 英亩红树林,这片红树林可在整个生命周期内吸收 100 万公吨二氧化碳。在去年 9 月于加利福尼亚州举办的全球气候行动峰会 (Global Climate Action Summit) 上,Apple 环境、政策与社会事务副总裁 Lisa Jackson 强调了这类环保举措的重要性。她表示:“这些森林对我们至关重要,因为它们是抗击环境变化至关重要的天然工具之一。自从 20 世纪 40 年代开始,全球范围内的红树林已经消失了一半之多。因此,我们必须马上行动,妥善保护红树林。”
保护国际基金会的项目在全球首次全面量化了树木和土壤中的蓝碳信用额度,即将构建为全球红树林生态系统碳封存评级以及控制此类区域因滥伐森林导致温室气体排放的模型。
“我们是这项新湿地模型的开拓者。”海洋生物学家兼保护国际基金会海洋与社区激励计划负责人 María Claudia Díazgranados Cadelo 表示,“我们需要改进测量红树林土壤成分中碳储量的方法。其他方法仅使用地面生物质进行测量,没有充分考虑红树林和其他海岸生态系统至关重要的储碳场所:土壤。
CVS 实地助理 José Gregorio Padilla Bautista 采集土壤样本。
CVS 实地助理 José Gregorio Padilla Bautista 在 Cispatá 海湾红树林采集 50 厘米深处的土壤样本和碳储量数据。
保护国际基金会的 María Claudia Díazgranados Cadelo 和团队成员检测土壤样本。
保护国际基金会的 María Claudia Díazgranados Cadelo、Invemar 研究所的 Selene Rojas Aguirre 和实地助理团队在 25 个土壤场地之一采集用于测量碳储量的土壤样本。
保护国际基金会的实地团队检测土壤样本。
为了准确获取土壤样本,保护国际基金会的实地团队使用沉积物岩心取样器提取 50 厘米深处的土壤,从而测量碳储量及其储存时间。
在远离海湾的地方,数百个家庭依赖这片红树林生活与工作。被人们称为 mangleros 是当地红树林保护协会网络的成员之一,这些组织的成立旨在为红树林提供良好的保护,进而让依赖于红树林获取食物和收入的社区居民可以安心地生活。
在附近的 San Antero 小镇,Cispatá 当地居民 Ignacia de la Rosa Pérez 通过独立红树林协会 (Independent Mangrove Association) 管理社区与这些非营利组织之间的关系。“可以说我就是在红树林出生的。” Rosa Pérez 说,“我从小就带着探险队深入密林,探索生命。当时我不知道自己是个带头人,但大家都跟着我。就这样,我变成了行动先锋。”
自 1976 年至今的几十年间,Rosa Pérez 收集了大量的红树林数据,详细记载了生活在红树林中的动物、红树林的健康状况以及流经那里的水渠。一册册的地图以及对这些海岸林木特征的深入分析报告,摆满了她家庭办公室的两个书架。她拥有早在 Cispatá 海湾被列入海洋保护区子系统之前该地区的重要数据,家中还存放了好几本与此相关的术语册。
Ignacia de la Rosa Pérez 自上世纪七十年代以来一直致力于监测 Cispatá Bay 红树林的状态。
作为 Cispatá 当地居民和独立红树林协会的社区代表,Ignacia de la Rosa Pérez 自上世纪七十年代以来便是监测和记录 Cispatá Bay 红树林状态的重要人物。
Rosa Pérez 表示:“我们观察到了河口的移动,也注意到了动物、森林等各种生态进程的变化。所有一切都处在不断变化之中。最终,一棵已经存在了三四百年的红树漂到了陆地上。之后,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开始以红树林为生。”
据 Rosa Pérez 回忆,当地居民会把弄到的一切都拿来卖钱,木材、树皮、鱼蟹通通如此。所以,在一位当地政治家试图为红树林工人贴上生态掠夺者的标签时, Rosa Pérez 感到怒不可遏。 虽然人们指责是红树林工人的捕鱼和伐木行为破坏了树林,但实际情况是这些树木正在自行消亡。

“我们开始讲一种新的语言,它混合了专业人士、技术人员和科学家之间的各种行话,以及当地社区的语言。”

“我三岁时,大家会比赛看谁挖掘的树木最大棵。”Rosa Pérez 表示,“红树林已经消失不见了,可能是因为盐度或缺乏支流所致。1992 年的一段经历让我找到了答案……我和一群红树林工人一起前往盐矿产地。在那里,他们用双手和铁铲挖出泥土,然后拉起红树,以证明自己没有砍断树木。” 
这一证据为当地社区与 CVS 之间的长期合作奠定了基础,它们携手推出了一套促进红树林可持续开发的措施。其中包含一项轮作计划,规定每次只得开发利用指定区域的红树林,从而确保各个林区都有时间进行自然修复以恢复原貌。
Rosa Pérez 解释说:“我们开始讲一种新的语言,它混合了专业人士、技术人员和科学家之间的各种行话,以及当地社区的语言。也正是在它的推动下,我们不断成长并取得了今天的成就。”
San Antero 的渔民以手工编织渔网。
在哥伦比亚科尔多巴省的 San Antero,红树林是当地居民重要的食物和木材来源。当地的渔民会以手工编织渔网。
曾经的鳄鱼猎人 Betsabe López Macias 抓起一只濒危的尖鼻鳄。
保护红树林生态系统需要各方的共同努力。Betsabe López Macias 之前以捕杀鳄鱼为生,现在他与保护国际基金会及其合作伙伴携手,共同保护当地濒危的尖鼻鳄。
两只尖鼻鳄蛋。
这项旨在变捕猎者为守护者的社区项目,在过去的十八年中已经保育并将近 1 万只鳄鱼放生到野外栖息地。
在 San Bernardo del Viento 的 San Antero 以东 25 英里处,来自 Asoamanglebal 的 Canchila Avila 正在帮助当地社区、组织与政府管理它们之间的类似关系。Canchila Avila 不仅致力于推动红树林可持续采伐与清理以维持水流量,而且负责派发许可证,砍伐用于售卖的建筑木材。Canchila Avila 表示:“我们取用红树林木材,但也对它们进行保护。一旦发现某一林区树木稀疏,我们便知道它需要保育和修复。之后,我们会停止伐木,让改林区自然恢复,并种植更多树木。”
“我们了解这片区域,也熟悉河流的高度。过去我们在伐木之前不需要学习任何技术知识,因为这是我们从小看到大的事。”Canchila Avila 解释道,“如今,我们将 CVS 的技术知识与自己的经验相结合。”
Luis Roberto Canchila Avila 是 Asoamanglebal 红树林协会的主席,该协会位于哥伦比亚科尔多巴省 San Bernardo del Viento。
哥伦比亚科尔多巴省 San Bernardo del Viento 的 Asoamanglebal 红树林协会主席 Luis Roberto Canchila Avila 正在为当地伐木工人协商争取合同和许可证。
伐木工人乘坐在装有经过砍伐和修剪的红树林原木的船上。
一群当地伐木工人在工作了一下午后从红树林中返回,他们带回了经过砍伐和修剪的红树林原木,在邻近城镇以建筑木材出售。
Canchila Avila、Rosa Pérez、Díazgranados,以及一个由海洋生物学家和环保人士组成的团队,共同奋战在这些保护行动的最前沿。没有这些伐木工人的知识和经验,要保护红树林几乎是不可能的。
Díazgranados 表示:“他们是我们保护行动的得力助手。”
Cispatá Bay 当地居民与红树林之间存在着极深的渊源。这种渊源从每年圣周的驴子节便可窥见一斑。由当地木偶艺人重新演绎的一则圣经故事告诉我们,蒙面的驴子将一名男子带到了镇上的广场,这名男子因其罪行被判处死刑,并且必须宣读自己的遗言。在遗言中,他读到:“致红树林的人们,我即将离红树林而去。”
红树林能够在咸水环境中茁壮成长。
虽然红树林能够在咸水环境中茁壮成长,但农业活动和气候变化带来的压力与日俱增,使得树林的生存受到了威胁。而保护红树林对我们的后代应对环境变化至关重要。

媒体

保护红树林的照片

    1 Pendleton, L.、D.C. Donato、B.C. Murray、S. Crooks、W.A. Jenkins、S. Sifleet、C. Craft、J.W. Fourqurean、J.B. Kauffman、N. Marbà、P. Megonigal、E. Pidgeon、D. Herr、D. Gordon 及 A. Baldera。《Estimating Global ‘Blue Carbon’ Emissions from Conversion and Degradation of Vegetated Coastal Ecosystems》,2012。

媒介垂询

顾蔚

Apple

gu_wei@apple.com

+86-10-85255772

Apple 媒体联络

media.cn@apple.com

400-010-8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