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安全的物料 我們如何保證, 我們的產品對人們和地球都是安全的?

我們設立自己的環境測試實驗室。

為了保護人們和地球,我們為製造裝置所使用的物料定下嚴格標準,往往遠高於法例的要求。我們亦設立了環境測試實驗室,讓我們的化學專家和毒理學家能找出潛在的有害物質,而不是等待第三方人士為我們識別這些成分。在其中一個程序中,我們需要用上激光儀器,也就是火星探測車上用於分析土壤樣本的相同儀器,以確保我們的產品不含鈹。實驗室還會運用如電感耦合等離子體質譜儀、X 射線螢光光譜儀,以及離子、液體或氣相色譜儀等工具。

我們的科研人員已為超過 20,000 種獨立零件進行分類及分析。

我們開展了 Full Material Disclosure 計劃,識別我們在所有零件內使用的全部物質。我們已從產品內現有的全部 40,000 種組件之中,檢測了超過 20,000 種個別組件,並每天取得更多零件的數據。我們依據 18 項不同準則,來評估這些組件內的各種化學物質,這幫助我們了解它們對人健康和環境的影響。

為確保 Apple Watch 安全, 我們自製汗水。

我們小心檢驗所有會接觸皮膚的產品物料。例如,很多人會對鎳敏感,而這種物料通常會在不鏽鋼等合金中出現。因此,我們會為 Apple Watch 進行鎳瀝濾測試,以測量鎳從金屬零件轉移至汗水的速度,我們甚至製作了人工汗液來進行測試。透過將不同組件放進多個裝有人工汗液的瓶子中,我們就可密切監察樣本,以確保鎳等物質留在原處,不會轉移。

訂立嚴格標準, 為產品安全, 也為參與製造產品的人員安全。

我們亦致力保障供應鏈內每個工人的健康和安全。我們為供應商所定下的標準,遠遠高於法例的要求。就如我們在《受管制物質規範》 (RSS) 列表中,列明了在生產過程和產品中限制或禁止使用的有毒化學品。我們更會領導審查,包括清點化學品的採購,並追蹤監察供應鏈內的化學品。我們已從所有最終組裝設施中去除有毒的苯、正己烷、甲苯和氯化有機溶劑,並繼續與供應商合作,協助他們妥善管理在製造過程中所使用的化學品。此外,我們的毒理學家會檢測來自環境測試實驗室的數據,以嚴格測定供應商所用物料的安全性。

最危險的有毒物質, 以及我們的處理方式。

在我們識別出產品內的有毒物質後,我們就會減少和去除它們,或開發更安全的全新物料。這些措施同樣適用於我們的生產和回收過程,一方面保護工人健康,同時防止土地、空氣和水受到污染。

我們所有新產品都不含鈹。鈹一般會在用以製作接頭和彈簧的銅合金中出現。

水銀

在 2009 已被去除。我們所有顯示器都採用不含水銀,並具能源效益的 LED 和 OLED,取代了以水銀製成的螢光燈管。

在 2006 年,用於顯示器玻璃和焊接工序的鉛已被我們完全淘汰。

自 2008 年起,我們的顯示器玻璃已不含砷。砷一向用於製造玻璃。

聚氯乙烯 (PVC) 及鄰苯二甲酸酯

我們以較安全的熱塑性彈性體來取代*。這兩種物質仍然被其他公司廣泛應用於電源線及耳筒連接線中。

溴化阻燃劑 (BFR)

在 2008 年,我們從產品外殼、電路板和接頭等幾千種零件中徹底去除這物質,而改用了更安全的金屬氫氧化合物和磷化合物。

我們會竭盡所能, 但仍有賴多方合作。

對於同樣致力於去除有毒物質的人士,我們希望吸取他們的見解與想法。因此我們自行組成了一個環保化學顧問委員會,雲集了全球頂尖的毒理學家、研究人員和學者,以幫助我們找到創新的方式,去減少或去除我們供應鏈中的有毒物質;我們亦邀請來自世界各地的專家,與 Apple 的領導層會面。我們共同努力,專注於去除生產過程中每個階段的有毒物質,同時透過 Green America 的清潔電子生產網絡 (Clean Electronics Production Network) 計劃分享了我們的經驗。此外,我們更從最優秀的非政府組織,取得出色的構思和深刻的見解,幫助我們創製更安全的產品和工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