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繪 Endel 領導團隊成員的照片插圖。
Endel 是由六位志趣相投的創意人所共同創辦的公司,Endel 打造出同名 app,營造個人化音樂背景,以協助使用者專注、睡眠與放鬆。該公司的行銷長 Nadya Yurinova 在公司成立後不久便加入該團隊。自左起分別為:設計長 Protey Temen、Nadya Yurinova、音樂長 Dmitry Evgrafov、執行長 Oleg Stavitsky、資料長 Dmitry Bezugly、技術長 Kirill Bulatsev,以及產品長 Philipp Petrenko。
Endel 執行長暨共同創辦人 Oleg Stavitsky 並非典型的技術企業家。他是六位共同創辦人之一,先前曾任遊戲記者,他形容自己是一名製作人,召集了許多創意人員,並為他們打造工作環境。他表示:「我只是提出一個想法,然後放手讓大家去實現。」
Stavitsky 提到他的靈感源自氛圍聲音的先驅暨音樂人 Brian Eno,以及他 3 歲的女兒在玩 Eno 的《Bloom》app 時打拍子的動作;《Bloom》app 於 2010 年在第 1 代 iPad 上推出。他看著他的女兒使用該 app 創作出自己的藝術作品時,隨著她手指流淌而出的氛圍聲音共鳴使他深深著迷。他當下就知道他想為孩子們製作數位藝術 app,因此決定離開新聞界,轉而成立一家 app 開發公司。
因此,他開始建立一個集結志同道合的藝術、音樂與聲音愛好者團隊。該創始團隊包括音樂長 Dmitry Evgrafov,同時也是一位新古典作曲家;設計長 Protey Temen,同時也是一位當代視覺藝術家;資料長 Dmitry Bezugly;技術長 Kirill Bulatsev,以及產品長 Philipp Petrenko。Stavitsky 表示:「這群人非常多才多藝,我們就這樣契合在一起。」
Stavitsky 強調,Endel 創始團隊與眾不同的組成,更像是一群藝術家的集體力量,而不僅是一個傳統的 app 開發團隊;同時在聲音的力量上提供一定的協同作用。這群人首次涉足 app 開發的工作是《BUBL》,這是一套融合抽象設計、聲音和精心製作使用者介面的兒童專用數位藝術 app,於 2013 年在 App Store 上推出。他表示:「這套 app 就像是 Wassily Kandinsky 的畫作栩栩如生地躍然於螢幕上。」
Stavitsky 表示:「我一直著迷於顏色、形式和聲音的相關性。這與我最喜歡的畫家之一 Kandinsky,同時與 Brian Eno、Philip Glass 和 Steve Reich 等70年代極簡主義作曲家都有關係。因此,即使是針對我們的《BUBL》app,我們也建立了許多技術,這些技術可根據某人在 app 中的行為,即時產生音樂作品。」
顯示在 Apple Watch Series 6 上,在 Relax 模式下的《Endel》app。
《Endel》於 2020 年獲頒 Apple 歷來首款「年度 Apple Watch App」。
Endel》是這些初始數位藝術 app 的自然演進,可將個人化、情境化的即時氛圍音樂背景,透過 iPhone、iPad、Mac、Apple Watch,以及不久的 Apple TV,帶入日常生活中。
「我們認為,如果我們採納 70 年代的想法,並為它們注入現代技術,會有什麼結果?」Stavitsky 描述:「我們四周環繞著這些出色的裝置,這些裝置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無所不能。我們何不利用這樣的優勢,基本上使 Brian Eno 和 70 年代所有極簡主義作曲家的想法進入全新境界?」
使《Endel》與其他基於音樂或聲音的 app 真正不同的地方在於,它對創造力和科學的同等依賴。《Endel》的共同創辦人體認到為使用者提供個人化體驗需要某些資料,因而致力於設計原生 Apple Watch app 體驗的原型,並採用來自佩戴者環境的輸入資料,包括天氣、心率和自然光照射,營造出一個個人專屬的合適音樂背景。該 app 於 2020 年成為歷來首款「年度 Apple Watch App」,目前每月活躍使用者已超過 30 萬人。
如今,Endel 成為 30 人組成的團隊,總部位於柏林,並在莫斯科設有第二個辦公室,還有遍布在里斯本、倫敦和洛杉磯的其他成員。
美國的五月正是「心理健康宣導月」(Mental Health Awareness Month)。你認為聲音在維持正面的認知狀態中扮演什麼角色?
Oleg Stavitsky:我想說的是,由於當前的世界局勢十分詭譎,人們現在幾乎都透過聲音自我療癒。透過這些所有現存的播放列表,人們其實都在尋找各種方式來度過一天並保護自己的認知狀態,因此,所有這些播放列表和 YouTube 影片遂應運而生。Endel 便誕生了。這是專門為這類用途而打造的計畫案:它經過科學設計,可協助你達到特定的認知狀態。
談一下科學吧。 你最近與神經科學數據公司 Arctop 合作展開一項研究,該研究採用其技術,以即時測量與分析腦電波數據。你有什麼發現?這些發現對於人們現今消費聲音的方式有什麼意涵?
OS:研究的結果是這份互動式圖表,你可在其中每秒放大一次,即可查看部分音景或播放列表從何處開始,以及使用者的大腦對此有何反應。我們得以追蹤一個人的腦波活動,並且當他們聆聽一個靜態的播放列表時,中途會插入一首歌曲,這對他們奏效,但隨後又開始播放另一個播放列表,但卻毫無作用。接著是那首歌曲和上一首歌曲之間的過場效果,當新的歌曲開始播放時,注意力自然會下降。如果你想要讓聲音使人全神貫注,便必須慢慢引導人們進入該情境區,為此,許多音樂都能奏效,然後將人們保持在那樣的狀態。這正是最重要的部分。為此,你必須保持一致性。你必須關注此人並即時查看其生物特徵數據,使其始終保持在該情境區中。因此,對 Endel 而言,並非是使人全神貫注的峰值很高;而是使人全神貫注的一致性要比靜態播放列表高出許多。
Endel 已與電子音樂人 Grimes 和 Richie Hawtin (又名 Plastikman) 等藝術家進行合作,但是你又轉移到下一個合作方向:哲學家 Alan Watts。為什麼?
OS:儘管 Alan Watts 就技術上而言已經死了,但自 70 年代以來,我們已和他的兒子有所接洽,他的兒子現在經營著 Alan Watts Foundation。這是我所熱衷的一個計畫案。我們取得了他最大的兩次演講授權,分別是「World as Play」和「Pursuit of Pleasure」。這些演講與我們的時代息息相關。Alan 談到了隨生活起舞、盡情搖擺、流動和靈活的重要性。他談到相對論:如果你沒有經歷過不順,怎會體會到順遂;為何一方始終尊重另一方至關緊要,並且整個世界並非是黑白分明、二元對立的。我發現這些概念對於我們這個緊張、過度激化和兩極化的世界非常相關。
你是如何對聲音如此著迷的?
OS:我們都對音樂感到著迷,尤其是氛圍音樂,因為正如 Brian Eno 所說,它既可有可無卻又十分有趣。你甚至不會注意到它的存在。它只會為你營造出一種舒適的氛圍,而無須引起你的注意,你在對待它時毫不費心力。我現在幾乎像是得了職業病。一切都是音樂背景。你坐在某一處所聽到的各種聲音,像是火車開動、門咯吱作響、孩子的哭聲,這些聲音均會立即融合成為我的音樂背景。有時我想擺脫它,但這是不可能的。現在一切對我來說都是音樂。
在使用者的生活中提供跨越多種裝置的體驗,其價值是什麼?
OS:它可在白天在這些裝置中隨時隨地跟著你,有時你幾乎聽不到它的聲音。我經常做的是將《Endel》置於放鬆模式。我會在 AirPods Pro 上開啟「通透模式」,然後我會正常過活。我會與人交談、買咖啡、與人互動。但會播放著我所說,本質上是《Endel》微小劑量的音樂背景。聲音是控制環境最簡單的方式。它相當強大,並且十分容易改變你的所在情境。對我們而言,不費任何腦筋。因此,我們的創意是,你在 iPhone 上啟動《Endel》,然後開始跑步,接著用 Apple Watch 便能聆聽。然後你前往辦公室並開啟降噪模式,接著你想在 Mac 上更投入在工作當中。此時 Endel 會處於畫面正中央,使你免受周遭其他任何事物的干擾。然後你回到家並說聲「嘿 Siri,我想放鬆一下」,它就會在你的 Apple TV 上彈出來。這正是我對《Endel》的最終願景:總是開啟的音樂背景。
分享文章

Endel 團隊與 App 的圖片

新聞聯絡人

Lizzie Chen

Apple

lizzie_chen@apple.com

+886 2 8729 8596

Apple 媒體聯絡

media.tw@appl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