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2019 年 6 月 11 日

文字無法表達的學問,教師輔以 iPad 教授

Wilhelm Ferdinand Schussler Day School 的學生以 iPad 作為課堂工具。
Wilhelm Ferdinand Schussler Day School 的學生以 iPad 作為德文課堂的工具,學習第二語言。
聽見一聲「Sabah-ul-khair」,眾人即熱烈回應,報以親切問候。
在位於德國杜塞爾多夫的 Wilhelm Ferdinand Schussler Day School,每堂語言課開始時,教師 Nick Kyriakidis 都會請不同的學生以自己的母語說「早晨」。這天早上,學生用的是阿拉伯語,也是目前課堂上最常聽見的語言。
這個課室內的學生背景多元,正好反映了德國和歐洲的近況。在過去五年,大量移民和難民湧入當地,規模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最龐大的。許多人都自來中東,以逃離暴力和戰火。對於教育工作者而言,這是一連串獨特的挑戰:他們面對的不僅是不同的語言,更是完全不同的字母。而有些初來乍到的學生,根本從未踏足過校園。
Nick Kyriakidis 在 Wilhelm Ferdinand Schussler Day School 任教。
教師 Nick Kyriakidis 為他的學生度身設計 Keynote 課程。
兩名學生正在使用 iPad。
iPad 讓學生可按自己的進度學習新語言。
47 歲的 Kyriakidis 和他 31 歲的同事 Singan El Haq Hadjeri 每天都會輪流教授課堂,要打破語言隔閡,iPad 就是其中一個最強大的工具。
「當孩子害怕犯錯,就會退縮。」Kyriakidis 表示:「如果我們能嘗試減低這種恐懼,讓他們不再害怕犯錯,就能更輕鬆地指導他們。」
「有了 iPad......課堂從此變得不一樣。他們不需再 [用紙筆] 書寫,而我也不必再用紅筆批改。」Hadjeri 表示:「[有了 iPad],他們可按自己的需要學習。」
這間學校約有 325 名來自 39 個不同國家或地區的學生,而當中約有 20% 是「Deutsch als Zweitsprache」(DAZ),意思是「以德文作為第二語言」。而今天課堂的七名學生當中,四名來自敘利亞,而另外三名則來自阿富汗、伊拉克和肯亞。
Sinaan El Haq Hadjeri 在 Wilhelm Ferdinand Schussler Day School 照顧他的學生。
教師 Sinaan El Haq Hadjeri 表示,iPad 改變了學生學習和適應新環境的方式。
自學校開始實行一人一 iPad 計劃以來,每位學生可以使用自己的 iPad 學習。參加計劃的學生均可成功畢業,比率提升了超過 20% 之多。而這個計劃對 DAZ 學生所帶來的變化亦最為明顯。
13 歲的 Medina Ibrahim 和她 16 歲的哥哥 Mohammed 就是其中兩名 DAZ 學生,他們與父母及兩個較年幼的弟妹一同來到德國。他們從敘利亞的阿勒普出發,穿過土耳其,最後來到杜塞爾多夫定居。
Medina 說他們初來乍到時,由於不懂說德文,也很難結識朋友,所以感到非常孤單。
學生 Sharleen Wambui (左) 和 Medina Ibrahim 以自己的 iPad 一同學習。
學生 Sharleen Wambui (左) 和 Medina Ibrahim 以自己的 iPad 一同學習。
Mohammed Ibrahim 正在觀看桌上的 iPad。
學生 Mohammed Ibrahim 說,全家在德國居住的這一年學習了許多東西。
在過去一年的課程中,Medina、她的哥哥和班上的同學每天都會以自己的 iPad 學習,包括使用多個 Kyriakidis 以 Keynote 製作的課程。今天,Medina 已經能夠以正確的單字順序造句,再以德文讀出,然後使用 Voice Record 將句子紀錄到 iPad 之中。這讓她和其他同學有機會練習外語詞彙的發音,不用擔心尷尬,也能按自己的進度學習。
歐洲各地的學校都紛紛研究如何使用 Apple 科技,協助教師和學生建立聯繫和溝通的橋樑。

「我想讓他們感受到愛,給予他們指導和靈感,協助他們融入我們的社會。」

在位於法國波城的 College Daniel Argote,學生都會在家中以自己的 iPad 觀看老師錄製的影片課程,然後第二日在課堂上完成他們的「家課」。這樣,即使自己的家長不諳法文,學生也可擴闊課堂內外的學習機會。
在位於瑞典馬模的 Stenkulaskolan School,98% 的學生都是以瑞典文作為第二語言。該校的教師發現,自從有教師以瑞典文錄製影片並當作學生的家中學習教材後,學生的數學成績進步了 80% 之多。
在位於威爾斯珀納斯的 St. Cyres School,以英文作為附加語言並使用 iPad 學習的 2018 高年級畢業生,在一年內平均成績提升了 3.8 分,連續三年超越以英文或威爾斯文作為母語的同齡學生。
今年 5 月,Apple 宣佈 Malala Fund 將加入 Apple 與 Simplon 職業學校的合作夥伴計劃,向法國的弱勢社群教授 Swift 程式語言,並定下全新焦點方針,為難民和流離失所的年輕女性提供服務。Apple 的「人人可編碼」課程將會協助他們學習軟件開發行業所需的實用技能。Apple 亦會資助學校招聘和培訓教師,以及採購 iPad 等裝置。
學生在戶外使用 iPad。
iPad 讓學生可在課堂外自由自在地繼續學習。
Kyriakidis 和 Hadjeri 都希望自己年輕時,能得到如今的學習科技和支援。他們小時候來到德國,都不懂說當地語言,所以非常明白在新環境中孤立無援的感覺。正因如此,兩位教師與學生的關係都非常緊密,彼此的感情也十分深厚。
「他們就像我的親生子女。」Hadjeri 表示。有好幾次,他在上課時發現有學生缺席,原來學生全家已被驅逐出境。「我想讓他們感受到愛,給予他們指導和靈感,協助他們融入我們的社會。我一直都想要這樣的鼓勵,但從未成真。我希望有人會告訴你......不要氣餒,你定必成功的。」
Nick Kyriakidis 正與學生交談。
Nick Kyriakidis 與以德文作為第二語言的學生有著獨特的感情連繫。
在去年的課程中,Medina 和 Mohammed 進步良多。而這將是他們跟隨 Kyriakidis 和 Hadjeri 學習 DAZ 課程的最後一個學期。Medina 在最近的歷史課上彙報拿破崙的歷史,她以 Keynote 製作簡報,並且完全以德文講解。她希望有朝一日能成為工程師,而她的哥哥則希望成為藥劑師。
在翻譯的協助下,Medina 表示,雖然她以前在敘利亞過得很快樂,但現在來到德國,她不但生活愉快,也感到十分安全。
這篇專題繼續報導教師和學生如何在課堂上運用創新科技。

媒體

Wilhelm Ferdinand Schussler Day School 圖片

傳媒聯絡人

Marcus Wong

Apple

marcus_wong@apple.com

+852-25068831

Apple 媒體聯絡

media.hk@appl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