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窗口中打開
由考古探溝內向上拍攝的一幅相片,相片中 Rogers 博士在探溝上方拿著 iPad Pro。
Jordan Rogers 博士團隊發掘了龐貝古城古羅馬廚房的探溝,博士使用 iPad Pro 對探溝進行 3D 掃描。
考古團隊在龐貝古城進行發掘工作的最後一個星期二早上,每個人都忙個不停。  
前一天,團隊在一個古羅馬廚房的探溝中發現了一批文物。領導發掘工作的杜蘭大學教授 Allison Emmerson 博士認為,他們尚未發掘至探溝底部及發現所有坑內文物。每個新發現都為解開遺跡背後的故事,以及需要這些故事的人提供了線索。 
數個世紀以來,考古學家一直使用抹子、水桶、刷子和十字鍬等工具進行發掘工作,現在則加入了新裝備——iPad Pro。
Emmerson 博士是率先於 2010 年使用 iPad 記錄考古發掘數據的團隊成員之一,她表示:「iPad 是完美的考古儀器。」她讚揚 iPad 徹底改變了考古領域。
Emmerson 博士的研究工作聚焦在非主流的古羅馬群體,例如女性、窮人和被奴役者。今個夏天,她將 iPad Pro 視為團隊工作流程的核心。她相信,利用更強大的處理速度和電池使用時間、LiDAR 感測器及 Apple Pencil 多用性等,iPad Pro將再次為考古領域帶來新景象。
主圖展示兩個人在發掘坑中處理黏土酒容器。副圖展示 Emmerson 博士在現場的身影。
發掘工程主管 Mary-Evelyn Farrior 及普林斯頓大學學生 Noah Kreike-Martin 在龐貝古城的探溝中,發掘出葡萄酒容器的其中一部分。Allison Emmerson 博士領導今個夏天的發掘工作,發掘活動匯集了來自美國和英國的考古學家和學生。
Emmerson 表示:「考古發掘是一個破壞的過程,這代表一旦我們發掘了一個位置,造成的的破壞將永遠無法復原,所以我們最關注的是全面地記錄所有相關數據,以便未來的研究人員能夠『重建遺址』。iPad Pro 讓我們能比任何其他工具更快、更準確、更安全地收集數據,並且擁有我們需要的處理能力來整合這些數據,並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呈現出來。」
公元 79 年秋天,維蘇威火山爆發,將龐貝古城掩埋在火山物質中。在火山爆發的 17 年以前,一場大地震嚴重破壞了這座城市。一些考古學家認為,在這兩場災害之間,龐貝古城已是一座衰落的城市。
今年為期五週的發掘工作被稱為杜蘭大學「Pompeii I.14 Project」,該名稱是根據遺址所在的城市地理網格座標而命名。Emmerson 博士召集了來自大西洋兩岸學院的考古學家和學生來發掘一座商業建築的遺址,他們相信這座建築是公元前 2 或 3 世紀的一間餐廳。
考古小組更包括一個由數碼考古學家 Alex Elvis Badillo 博士共同領導的技術團隊。Emmerson 博士自去年起便一直在與他的團隊合作,開創記錄和出版考古發現的新技術。
今個夏天,Badillo 博士和 Emmerson 博士有兩個技術目標:使用一部裝置實現完全無紙化的工作流程,以及建立一個網上數據庫,以讓其他人能透過虛擬形式「重新發掘」相關遺址。Badillo 博士明白配備 Apple Pencil 的 iPad Pro 將成為他們工作的基礎,因此選擇了 Esri 的工具組合,以及 TopHatch 的《概念》,作為額外的 App。
這對在卡爾頓學院任教的 Jordan Rogers 博士,以及目前在哥倫比亞大學攻讀博士學位的 Mary-Evelyn Farrior 而言,大大改變了考古發掘的工作。他們各自負責監督考古現場的一個稱為「探溝」的獨立區域,並負責指導本科發掘人員,以及記錄收集而來的大部分數據。 
Rogers 表示:「在以前的發掘工作中,我一直使用鉛筆或原子筆在紙上記錄。當需要繪畫某件事物時,我需要在方格紙上繪畫,然後用繩和水平線來測量該物件的位置。相片則要另外使用相機拍攝,回家後亦必須手動上傳。所有數據都記錄在不同地方,每晚都需要花數小時將當日的筆記傳送至電腦。」
主圖展示 Farrior 在探溝中進行測量,同時在 iPad Pro 上使用 Apple Pencil 進行素描。副圖展示 Farrior 坐在辦公桌前,辦公桌上有配置了精妙鍵盤的 iPad Pro,而 Emmerson 博士則站在她身後。
Mary-Evelyn Farrior 使用配置了精妙鍵盤的 iPad Pro,並在 Allison Emmerson 博士的注視下記錄數據。Farrior 在 iPad Pro 的《概念》app 中勾勒出考古探溝,考古學家可以透過繪圖,繪製出按比例測量的圖表。
現在,隨著 Rogers 博士和他的考古團隊深入發掘探溝,他唯一擁有的記錄工具就是配備了 Apple Pencil 的 iPad Pro。  
Rogers 說:「我最初有點擔心,因為我以前從未使用過 iPad。但想不到會那麼容易上手,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尤其在配合 Apple Pencil 一起使用時,iPad 令記錄數據過程變得更加準確和高效率。我覺得更方便,不用擔心會丟失其中一張紙,尤其是以前的記錄需要用到很多紙張。」
Badillo博士自訂了 Esri 的《ArcGIS Survey123》app,方便考古學家在 iPad Pro 上輸入 50 多個不同字段的資訊,包括相片和草圖等附件。 
Farrior 說:「在這次考古發掘工作之前,我曾兩次在現場使用 iPad。但這是我第一次使用 iPad Pro,並且能夠在同一裝置上收集所有種類的資料數據。我用 Apple Pencil 在《概念》app 繪製探溝計劃,用相機拍照記錄,用精妙鍵盤輸入我的觀察結果。我能夠極快速地將所有這些數據整合在一起——而且,iPad Pro 的電池在極端溫度和多塵的發掘環境中亦能夠維持一整日。」
Rogers 博士站在探溝裡,手上拿著一個陶瓷器皿;而 Kurtz 則彎下身子靠近他,手上拿著一個簸箕。
Jordan Rogers 博士向杜蘭大學學生 Keira Kurtz 展示他們在龐貝古城的古羅馬廚房探溝中出土的一個鍋具。
Roger 博士手握著 Apple Pencil 在 iPad Pro 上素描的特寫相片。
Jordan Rogers 博士使用 iPad Pro 的《概念》app 和 Apple Pencil,勾勒出他的團隊正在發掘的房間探溝範圍。
Rogers 博士更將 iPad Pro 上的 LiDAR 感測器與 Laan Labs 的《3d Scanner App™》結合,以創作考古探溝 3D 地圖。
Rogers 說:「iPad Pro 的速度真的很快——掃描只需約 10 到 15 秒,而且非常簡單。iPad Pro 在捕捉一切細節,並將數據整合在一起方面做得非常好,這對我發掘工作結束後,需要分析數據參考時非常有幫助。」 
隨著 Rogers 和他的團隊進一步深入廚房的探溝,他們發現了更多的文物,包括裝飾面具的碎片、烹飪容器的零散部分、動物骨頭和一盞小燈——每一個發現都有助於考古學家了解這間餐廳當時的情況及何時存在。這些線索偏離團隊之前認為的時期——它們都證明這個城市當時正處於興盛的環境中,而非正在崩潰。
數星期前,在 Farrior 的探溝中發現了其中一個最關鍵的線索。一名本科生在篩泥土時,發現了一枚硬幣。那是極罕見的古羅馬金幣奧婁斯 (aureus),是奧古斯都皇帝在世最後一年委託製作的金幣,可追溯到公元 13 年或 14 年上旬。
Emmerson 博士一手拿著金幣,另一隻手拿著一塊有硬幣形孔的岩石。
Allison Emmerson 博士拿著團隊在發掘過程中發現的罕見金幣奧婁斯 (aureus)。
Emmerson 表示:「這枚金幣是在一個房間的走道下發現的,似乎是被人故意放在那裡——可能是在建造或重建該地方時作為對神的祭品。因此,我們得出一個非常清晰的結論,這層地板是在某特定時期建成的。」  
數碼團隊對所有發掘到的硬幣及值得注意的文物進行 3D 掃描,然後將這些掃描,以及在發掘過程收集到的其他資料進行整合,建立屬於該考古現場的互動數據庫,所有人都可以在網上使用數據庫,以便透過數碼方式重新發掘遺址——這是一個在考古領域的開創性發展。
Emmerson 博士說:「iPad Pro 整合資料數據,以及與資料數據互動的技術水平,讓我和 Alex 都感到相當興奮,iPad Pro 使一切都變得有可能。如果我需要記住 7 月 28 日早上 Mary-Evelyn 的探溝是甚麼樣子,我可以立即查看相關的所有文物、土壤分析、相片、圖紙——一切資料都唾手可得。」
今年一月,Badillo 博士與他的同事將會在美國考古研究所的年度大會上,展示數據庫並討論協助實現這項目標的 iPad Pro 工作流程。
Badillo 博士說:「就成功而言,iPad Pro 的工作流程超出了我的預期,我們能夠以更快的速度處理所有事情,並與每個人緊密合作。我認為這與 iPad Pro 和 Apple Pencil 的功能,以及它們的方便易用密不可分。」
今年的考古發掘工作是三個項目中的第一個。在接下來的兩個夏天,Emmerson 將帶領團隊回來繼續發掘同一地方。但在下次重返故地時,她將會以全新目光看待這個考古遺址。 
透過考古現場的窗户遙望遠處的石牆和維蘇威火山的相片。
透過今個夏天杜蘭大學「Pompeii I.14 Project」考古現場的窗户,可以看到維蘇威火山。
Emmerson 博士在發掘後的一星期內與考古學家同事一起仔細研究數據,她說:「這座建築似乎比之前所記錄的時間更晚存在。根據我們收集到的所有東西,尤其是我們發現的硬幣和陶器,我們推算建築可能可追溯至公元 1 世紀中葉左右。加上餐廳用餐區採用當時來說不錯的配置,我們有理由相信龐貝在火山爆發時不是一個衰落的城市——龐貝當時正蓬勃發展。」  
對於能在短時間內得出這些結論,Emmerson 博士認為 Apple 產品擔當相當重要角色。考古團隊通常在發掘完成數年後才會報告發現。  
Emmerson 博士表示:「在發掘工作結束時,我比以往任何時候更了解這個遺址——這是我做過的最乾淨、最清晰的考古發掘工作,iPad Pro 實在是功不可沒。這亦解釋了這項技術如此重要的其中一個原因—— iPad Pro 讓我們能夠準確地展示我們所做,以及我們所發現的事物——因為對我來說,發掘遺址並講述這裡的居住者的故事,妥善地履行這個責任非常重要。」
分享文章
  • 新聞文章

  • 文章內的圖片

本文中的圖片經 MIC - Pompeii Archaeological Park 許可拍攝。

傳媒聯絡人

Marcus Wong

Apple

marcus_wong@apple.com

+852-25068831

Apple 媒體聯絡

media.hk@appl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