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變遷 引領對抗氣候變遷, 我們怎麼做?

我們自我監測碳足跡, 並全力清除。

在測量我們的碳足跡時,我們將數百家供應商、數百萬名顧客,以及數以億計的裝置都納入計算。我們不斷探索各種方式,努力從製造、產品使用、設施、運輸和回收等五大範疇,進行重大改變。

為了減少碳足跡,我們設計的每一代產品,都盡可能更具能源效益。生產裝置時,我們採購的是低碳物料;我們與供應商合作,為其廠辦設施提供清潔能源。我們同時生產和採購再生清潔能源,供我們全球的廠辦設施 96% 的用電量。

我們 2016 年的總碳足跡

29,500,000 公噸溫室氣體排放量
77% 製造
17% 產品使用
4% 運輸
1% 設施
1% 回收

製造更小的足跡。

我們的碳足跡中,有 77% 是製造過程產生的,其中大多數來自產品製程中用電所導致的碳排放。因此我們採購低碳物料,更與供應商合作,減少他們目前的能源用量,協助他們轉用再生能源。相信我們能攜手合作,透過改善製造流程,大幅減少碳排放。

我們製程碳足跡的主要來源

  • 35% 積體電路
  • 29% 鋁金屬
  • 13% 電路板與導電線
  • 5% 顯示器
  • 4% 玻璃

我們協助供應商轉用再生能源。

由於用於處理原物料、製造零件及組裝產品的電力,是我們整體碳足跡最主要的來源,因此我們正協助供應商減少他們耗用的能源。我們也投資各種再生能源計畫,力求在我們直接供應商所能控制的範圍外,減少上游的排放。至今我們已在中國六個省份,興建 485 兆瓦的風力與太陽能計畫。我們的直接供應商也以這些計畫為原型,發展他們自有的再生能源計畫,其中有許多已開始興建。這些都是我們在 2015 年所推動的清潔能源計畫的一部分。

在我們的清潔能源計畫中,Apple 與供應商將會在 2020 年,在全世界生產和採購超過 4 吉瓦的全新清潔能源,其中包括在中國的 2 吉瓦,並用以降低與製程相關的排放。在 2017 年 4 月,我們已經達成共 2 吉瓦的成績。一旦完成,這 4 吉瓦的清潔能源相當於目前製造流程碳足跡的 30%。由於供應商可能難以取得清潔能源,因此我們也推動了 Clean Energy Portal。這項方案為清潔能源採購提供地區性的指引與工具,並以我們主要生產地所使用的語言提供,包括中文、日文及韓文。

我們的直接合作夥伴正在做出重大改變。負責生產積體電路封裝基底的 Ibiden,已承諾在 2018 年底前,產出與目前生產 Apple 產品所需能源等量的再生能源。Ibiden 將成為我們第一家做出改變的日本供應商,他們的水面太陽能板計畫,會是日本國內同類項目最大之一。我們供應鏈內的其他合作夥伴也正在興建或投資規模可觀的太陽能計畫、使用 100% 的風力發電供給工廠運作、並自信譽可靠的公用事業計畫採購清潔能源。

承諾於 2018 年 100% 採用再生能源生產 Apple 產品的合作夥伴

  • 伯恩光學有限公司
    (Biel Crystal Manufactory Ltd.)
  • 可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Catcher Technology)
  • 仁寶電腦工業股份有限公司
    (Compal Electronics)
  • Ibiden
  • 藍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Lens Technology)
  • 索爾維集團
    (Solvay Specialty Polymers)
  • 欣旺達電子股份有限公司
    (Sunwoda Electronics)

從鋁金屬著手, 減少碳排放量。

我們銷售的手機數量龐大,因此就算只在 iPhone 的製造過程中做出細微的調整,也會對我們的碳足跡產生重大影響。我們改變製作鋁金屬外殼的方式即是一例。我們在冶煉鋁金屬時,優先採用水力發電而非化石燃料,我們並重新設計生產流程,藉以納入鋁金屬廢料。因此,製造 iPhone 7 外殼相關的溫室氣體排放比起 iPhone 6s 減少 17%,而比起 iPhone 6 更是少了 60%。我們對 13 吋具備 Touch Bar 的 MacBook Pro 採用相同方法,結果與鋁金屬外殼相關的溫室氣體排放,比前一代 MacBook Pro 減少了 48%。

以 100% 的再生能源供全球設施用電, 是我們的目標。

2016 年,我們在企業廠辦設施所用的電力,有 96% 來自再生清潔能源。目前列入碳足跡計算的,不光是我們的辦公室、直營店和我們經營的資料中心,同時還包括我們的產品分銷中心,以及租賃與共設的資料中心。這些努力已將來自我們廠辦設施的排放量,降至只佔整體碳足跡的 1%。但是我們的目標是要讓它們完全改採可再生能源。我們已在每一處 Apple 營運的資料中心,以及我們位於 24 個國家的廠辦設施達成此目標,包括美國、英國、中國、與澳洲。

我們所打造的是全球最環保的企業總部。

位於庫比提諾的 Apple Park 即將成為北美洲最大的 LEED Platinum 白金級認證辦公建築,當中包括專門用於研發、需要大量能源的設施。Apple Park 採用 100% 再生能源,其中 75% 是由園內的 17 兆瓦屋頂太陽能裝置,以及 4 兆瓦基載沼氣燃料電池所產出。其他所需的能源,則來自鄰近蒙特雷縣的 California Flats Solar Project。在週末等建築使用率低的時段,它所生產的再生能源則會送至 Pacific Gas and Electric 以供公共電網使用。

這片新園區有超過 80% 是開放空間,其中植有 9,000 株耐旱樹木。大多數為橡樹,還有許多遮蔭樹與果樹。我們也自加州各地郊區移植老橡樹,使它們免遭砍伐。為了節約水資源,全新的園區將使用 75% 回收處理的非飲用水來澆灌這片茂密樹林,以及供給其他不需淨水的園區設施。

生產再生能源, 自給自足。

為了讓我們在全世界的企業辦公室、直營店與資料中心全部只使用再生能源供電,我們需要自行生產大量的再生能源。因此我們逐步開發自己的太陽能、燃料電池、水力與風力計畫。例如,我們將規模達 40 兆瓦的新太陽能發電設施連接至中國的國家電網,所產生的電力遠多於我們在中國的所有企業辦公室和直營店的使用量。自 2011 年起,這些計畫已減少我們全球辦公室、資料中心與直營店 60% 的排放量,並免去 160 萬公噸的二氧化碳進入大氣層。單在 2016 年,這些設施便已減少將近 585,000 公噸的二氧化碳排放量。若是沒有再生能源,自 2011 年以來的這些排放量恐怕會多出三倍以上。我們還發行了價值 15 億美元的綠色債券,致力為環保項目籌措資金,其中包括在我們的全球廠辦設施推行的再生能源計畫。

在你裝置上用的每一瓦特電力,
我們都負責。

你的裝置在預期的使用壽命期間運行所需的能源,也算在我們的碳足跡內。我們會將你裝置充電所用的能源納入計算,這通常來自煤或天然氣等碳密集型來源。所以,我們一直致力開發各種新方式,讓我們的產品更具能源效益。舉例來說,macOS 會在你工作量不大時,自動啟動儲存裝置的睡眠模式,並以超低耗電模式運行處理器。當工作量大時,則會在已開啟卻隱藏的 app 上使用較少的能源,並暫停使用網站的動態外掛,直到你設定許可為止。它甚至還可以在顯示器打開、你在打字的間隔中,將處理器閒置於最低能源消耗狀態。如此節省下來的能源可能微不足道,但若將全世界所有 Apple 電腦加總起來,可是相當可觀。

iMessage、FaceTime 和 Siri,都以 100% 的再生能源運行。

你每次傳送 iMessage、以 FaceTime 通話、問 Siri 問題、下載歌曲或分享照片,都需要使用能源。我們可以自豪地說,經由 Apple 資料伺服器處理的所有任務,100% 使用再生能源。綜上所述,我們的資料中心在 2015 年已經免去 187,000 公噸的二氧化碳排放量,而在 2016 年,這個數字增長至超過 330,000 公噸。當我們需要額外資源時,我們會與第三方資料中心合作。儘管我們並不擁有這些設施,並與其他公司共享資源,我們仍然將其納入我們的再生能源目標中。因此,我們也與這些供應商合作,協助他們 100% 採用再生能源。在 2016 年,這些供應商已有超過 99% 的電力來自再生資源,我們也對此感到自豪。

2008 年以來, 我們已使 Apple 產品的平均耗電量減少 70%1

MacBook Pro 消耗的能源比起上一代機型減少 15%;iMac 在睡眠模式下消耗的能源,比起第一代減少 97%;Mac mini 在待機狀態下,比上一代耗電減少 40%;如果你每天為 iPhone 7 充電一次,在美國,一年電費僅需 0.61 美元;這些進展都降低了我們的整體碳足跡,同時也替你節省了電費。